从来源入手 提升教评“含金量”

阅读推荐:教评

 

导语:有效教评的关键是获得有价值的反馈(尤其是过程性评价)以及合理使用评价反馈,高校如何从评价数据的源头“出手”,确保教学评价行之有效而非流于形式?

 

麦可思统计了近5届本科毕业生反馈信息发现,工作与专业相关的毕业生对核心课程的满足度评价稳步提升,从2016届的73%上升至2020届的81%。课程质量的提升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开展教师课堂教学评价是其中的重要环节。麦可思统计部分本科高校数据发现,教师普遍反映教学评价“能促进自己提升教学效果”,不过不少学校也反映了一些共性问题和难点,包括教评结果“拉不出差距”,学生评教反馈质量参差不一,如何充分利用评教数据等。

国外大学在开展教师评价的过程中同样面临相似的问题,“除了既定评价问卷外,学生的文字反馈以及多维的过程性评价结果是学校教评工作的关键也是难点。”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教学中心执行主任德里克·布拉夫(Derek Bruff)教授说。布拉夫教授同时担任学校协理教务长一职,并牵头Digital Commons项目。在布拉夫教授的带领下,教学中心梳理了教师教学评价的工作流程,帮助教师获取更有效的评价反馈,并推出形成性观摩活动以提升教学评价的作用。那么,该校的做法有何特色呢?

注:Digital Commons项目旨在打造数字化校园,将数字化技术融入到全校教师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中。

 

学会倾听学生的意见

“高质量的学生评价反馈常常是教师改进教学的灵感来源。”布拉夫教授表示,为了获得有助于教学改善的评价,“教师需要学会倾听学生的意见,避免或减少强制性的要求。”教学中心强调,“倾听学生”对教师提出了三项要求:理解学生的想法、明确需要的反馈类型以及制定合理的评教计划。

根据教学中心制定的教评工作指导意见,“理解学生的想法”的关键在于做好沟通。由于学生评教发生在期末、期中、课后等教学全过程,教学中心建议教师在课程开始之初,明确告知学生自己“非常重视他们最真实的看法”,强调评教结果能有效促进教学方式和成效的提升并给出过往案例。同时,教师需要介绍学校可以查看评教数据的角色权限。以范德堡大学为例,只有任课教师、院级校级管理员可以查看学生的评教结果,而期末和期中评教结果对任课教师是匿名的,以避免学生担心考试成绩受影响而敷衍了事。

“为了得到有用的评价反馈,教师应当明确阐释有效反馈是什么样的。”教学中心课程设计专家珠琳·福林(Julaine Fowlin)说道,详细具体、与学习相关、避免情绪表达是有效反馈的主要特征,诸如“教师在课上讲得太多”“课程阅读内容太多”“课堂讨论很棒”等过于空泛或与教学关联不大,属于无效反馈。福林举例说道,若修改为“教师应当提些课堂问题,让我们消化吸收”“我不理解为什么有如此多的阅读材料,而又不给出提示到底怎样才算‘读透’材料”“我非常喜欢教师在课堂讨论中鼓励学生发表不同观点,并当堂给出回应”等,则有助于教师明确应该更改或保持的教学做法。教学中心建议教师通过具体例子向学生解释,并强调评教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关键在于说清楚好在哪儿、坏在哪儿。”

评教计划即评教时间和方式的具体安排,通常由学校统一安排,范德堡大学为了提升学生参评率,借助之前提到的Digital Commons项目开发了软件平台,方便学生随时随地参评,该平台还能发送信息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大学的做法不尽相同。例如,对于期中和期末评教,爱荷华大学(Iowa University)要求教师预留时间组织学生在课堂完成,“学生不会觉得评教侵占了自己的休息时间,这样参与率和反馈质量都有保证。”该校某负责人说道。有些教师还会设定预期参评率,例如达到85%就会给学生发放奖品,或者在学校允许之下给予学分奖励。

{链接}

麦可思开发了教学质量管理平台,助力高校完成教学评价。该平台具有教评问题题库,学校根据课程类型创立问卷模板,并支持本科、高职等不同纬度的评教结果对比,便于高校找出差距,改进教学。

 

专家观摩增加评教维度

为了丰富教师教学评价的维度,提供全面的反馈信息,学校还组织了专家评教活动。专家评教分为两类,一是常规性评教,教学中心每学期安排教学专家到课堂听课,每位教师每学期至少接受一次常规性专家评教。

另外一类则是形成性课堂观摩服务(以下简称“课堂观摩”),“该服务完全自愿,我们会安排一名教学专家与教师对接完成课堂观摩,最终形成专家评价报告。”布拉夫教授表示,评价报告的重点不是呈现教师的总体教学成效,而是“着眼于教学短处以及如何改进”。尽管专家观摩并非强制,但教学中心建议教师出现以下情况时申请该服务:

●遇到教学困难(例如学生注意力明显下降、到课率降低、课堂参与不佳等);

●教师制定了长期的教学目标(例如培养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等),需要定期或不定期“检查”教学进程是否能实现目标达成;

●教师计划尝试新的教学方法或教学工具,需要判断新方法或工具的有效性以及未来的改进方向。

在具体操作上,课堂观摩的流程有三个阶段。教学中心会在一周内为提交申请的教师安排一位教学专家,通常是教学中心的教学研究人员或返聘退休教授。该专家会与教师进行初次会面,并浏览教师准备的课程计划、教学目标等资料,了解学生的情况和当前的教学难点等。教师可以主动提出希望专家观摩重点关注的部分,如教学方法、学生参与度等,并共同确定观摩的主要内容。

之后便是课堂观摩阶段,通常安排2或3次。教学专家会在约定的日期到课堂听课,并通过教学评价平台进行记录和评价。每次观摩后一天内,教师会收到本次评价报告,了解教学中的优势和有待改进的部分,教学专家还会在一周内与教师碰面,详细阐述并讨论评价报告的具体内容和推荐的改进做法。

完成最后一次观摩后,教学专家会在两周内发送教师最终观摩报告。该报告汇集了若干次观摩的结果,同时会写明教师在这段时间教学改进的变化,并提出该课程未来改进的具体方向和做法。“所有报告都通过软件平台传送,且只有教师有权限查看。”布拉夫教授总结道。

 

揭开数据背后的真相

如同专家课堂观摩的最终目标是提升课堂教学质量,教学中心强调,“学生评教、常规性专家评教产生的数据或结论也需要‘翻译成’教学改进的具体做法。”一方面,教学中心有专门的课程设计师等咨询专家帮助教师解读各类教评报告,另一方面,教学中心为教师解读数据出谋划策提供参考,“从具体工作经历来看,我们认为教师在分析评教数据时是有章可循的。”布拉夫教授表示。

教师需要挑选专门的时间段查看教评报告,确保有足够的时间“消化”和反思。在阅读期中和期末教评报告时,教师需要从本课程学生需要掌握的能力和素养等培养目标出发,着重关注相关教评数据的变化趋势,结合文字回复内容,判断采取的教学方法和课堂活动优劣何在,确定初步的改进方向。对于随堂评价等过程性评教结果,教师应该及时查看,如有必要可以与学生面谈,了解其具体看法和学习情况。

布拉夫教授还提及,研究显示小班课评教成绩通常高于大班课,选修课程通常优于必修课,“每份教评报告都会有消极评论,教师需要考虑课程类型、自己的从教经历等,调整心态,从容面对。”教学中心建议每位教师都申请咨询专家共同研读报告,“咨询专家一定是在教学法设计方面卓有建树的,可以给教师归纳出清晰、具体的改进方法,提升教学质量。这也是学校认为教师教学评价的核心功能。”他总结道。

 

主要参考文献:

爱荷华大学、范德堡大学网站

 

如需转载,请注明麦可思。

文/麦可思 王梦萍

编辑/麦可思 范春骏


文章推荐
教学问题自助解决宝典
从来源入手 提升教评“含金量”
如何围绕以学生为中心创新课程
城市人才流动及吸引力分析
成长吧!大学新教师
教育部:开展加强高校实验室安全专项行动

麦可思研究微信

联系方式 :《麦可思研究》编辑部 电话:010-58818196 邮箱:reader@mycos.com

Copyright © 麦可思数据(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47450号